汽车资讯

汽车资讯
您的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劳荣枝作死的一生:从工厂子弟、家中团宠、美女教师到女魔头


发布日期:2021-12-15 02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年9月9日,江西南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,观众席上坐满了人。全国各地媒体,也纷纷围拢在法庭内外,新闻工作者“架起长枪短炮”,准备拿到第一手新闻资料,去报道这起很多人关注的案件宣判。

  而被告席上,一位年近五旬的中年妇女,带着口罩,面容很憔悴,大大的眼神显得特别空洞。但从她的面容来看,依稀可以判定年轻时,这位罪犯女子绝对是个大美女。当法官宣布判处被告人死刑时,她摘下口罩,口里连连说到:我不服,我不服死刑判决!

  法庭审判一位女犯,为何会引起社会多家媒体,及广大群众密切关注?站在被告席上,接受法律宣判的这位女子又犯了什么大罪,会被直接宣判死刑?我们将时间拨回到二十几年前,透过她那大而空洞的眼神,去了解她曾经令人诧异的人生。

  1974,江西九江石油家属院中,一个女婴降生在一户石油工人家庭。这个家庭之前,已有两儿两女,这是家中第五个孩子。这个女孩长相非常可人,尤其是那一双又大又水灵的眼睛,让人看一眼便会生出喜爱之情。父母给她取名劳荣枝,并且非常疼爱这个小女儿,对其也是关怀备至,照顾有加。

  但父母,亲戚,甚至是家属院里的所有人,或许那时候都不会想到,正是这个当年九江石油家属院里,很漂亮且非常平凡的小女孩,在二十几年后,居然成了轰动全国的女魔头,而且犯下累累罪行后,居然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,继续潜逃藏匿二十年,最终在年近五旬时,被抓获并叛死刑,甚至一度引起社会舆论风暴。

  劳荣枝从小生活的石油家属院,有着浓重的时代烙印。在那个计划经济年代,国家经济结构比较单一,而且大多数工人都从事重工业。那个家属院里的人们,基本都来自全国各地,并且这些人来到九江以后,也都是进入跟石油相关的工厂去工作。劳荣枝的父母,也是典型的大工厂职工。每天过着固定上下班的生活。而且石油家属院里的孩子们,基本从出生那天起,便意味着跟工厂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
  劳荣枝上的幼儿园是石油工厂旗下幼儿园,而她读的小学和中学,也都是石油工厂子弟学校。在那个时代,劳荣枝的人生仿佛被安排好了一样,她基本没有其它选择,只要按照既定路线,长大成人后,大概率会继续从事跟石油工厂相关的工作,甚至有可能接父母的班,直接进入工厂。

  计划经济时代,这种被安排好了的一切,仿佛就像是“一座围城”。工厂体系之外的人们,十分羡慕这种衣食无忧,旱涝保收的铁饭碗。而且也觉得那些工厂子弟,从出生便能进入子弟学校,还都不用花学费,将来从学校毕业后,又有稳定工作,这种人生在当时看来简直就是幸福。而工厂子弟们,似乎对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环境,有时候也会心生乏味,他们也渴望逃出这种枯燥、单调,且固定的圈子,劳荣枝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大厂子弟之一。

  劳荣枝从小享受父母、哥哥、姐姐们的宠爱,这是一种幸福。哪怕后来劳荣枝被判刑,其二哥依然表示妹妹不会杀人,卖房子也要帮妹妹还清民事赔偿。虽然将近30年没见到妹妹了,劳家兄妹还是无条件相信妹妹。

  这样的团宠其实也间接影响到了其性格及人生。劳荣枝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,在那个全国人民都普遍生活水平较低的时代,或许正是这种内心毫无任何生活压力的日子,也让劳荣枝性格中,养成了现代青少年才有的叛逆感。

  据她后来被捕后,回忆描述:劳荣枝从小便有着渴望逃离工厂家属院的念头,她感觉生活中,每天见到的人,及环境都是一成不变,内心十分压抑,久而久之,便十分厌倦,并且迫切想离开当时的生活环境。或许正是这种叛逆及压抑的心理得不到很好的疏解,从而为其日后犯罪,埋下了伏笔。

  劳荣枝尽管从小不太喜欢自己所处的生活环境,但奈何她也只能接受。劳荣枝在石油工厂子弟学校读完中学后,顺利考入了九江师范学院。1992年,劳荣枝大学毕业后,也按照那个时代的惯例,被分配回了石油工厂子弟学校,当了一名教师。

  在外人眼中,劳荣枝不仅长得漂亮,而且工作也很好,她的前半生几乎就是令人羡慕的完美人生。而且周围人也经常夸赞劳荣枝父母,培养了一个好女儿。可在劳荣枝心里,却觉得十分苦闷。她从小便不喜欢这种固定了的生活范围,好不容易长大成人,又被重新安排到了她最想离开的环境。按照正常逻辑,或许她一生只能生活在石油工厂这个环境氛围中,因此,那时候的劳荣枝最渴望外面的精彩世界。

  1992年,对于中国人来说,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,这一年南巡讲话,给改革开放增添了一股强劲的春风。这种情形之下,改革进一步提速,而各种新事物的出现,也影响着人们的生活。对于劳荣枝而言,一向渴望去感受外面的世界,而她的内心也变得更加蠢蠢欲动。并且就在这一年,劳荣枝结识了改变她整个人生的一个男人。

  这一年,劳荣枝外出参加婚礼时,席间认识了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男子。那个名叫法子英的男人,在社会上混迹多年,很会聊天,并且善于讲述一些社会上的事情。这便深深吸引了涉世未深的劳荣枝。一场宴席,便让劳荣枝和法子英成了朋友。而且在宴席散了之后,法子英还主动提出用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去。

  那个年代,有辆摩托车,也是身份的象征。当时法子英带着蛤蟆镜,摩托车载着劳荣枝,疾驰在九江大街上,很是拉风。劳荣枝从未有过这等愉悦之情,或许这正是她长期内心里渴望的“自由”。往后时光,法子英经常跟劳荣枝来往,而且还给劳荣枝讲述一些社会上打打杀杀的事情,并且法子英还在劳荣枝面前表现出一副江湖大哥的作派。这很令劳荣枝钦慕,一来二去,两人从朋友发展成了恋人。而劳荣枝随后也主动离开了石油子弟学校,不再干人民教师的工作,而是跟着法子英去混社会。

  尽管当时劳荣枝父母坚决反对,但从小娇生惯养的劳荣枝,却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规劝,一心跟着法子英,她离开了从小生活的石油家属院,而她的人生也从此滑向了另一条轨道。那时候法子英凭借着凶狠,敢打敢杀的性格,在社会上也混得很开。而劳荣枝跟着法子英这个“九江大哥”似乎也很有面子,小弟们经常管她叫大嫂,而且在社会小混混之中,大家也都知道劳荣枝是大哥的女人,经常出来进去,也很给劳荣枝面子。这让劳荣枝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虚荣。并且由于法子英的钱都来路不正,所以花起来也大手大脚。而劳荣枝跟着法子英,也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恶习。

  但劳荣枝在KTV里的收入,远远无法满足二人的消费需求。于是两人便密谋,由劳荣枝在KTV物色好色的男人,然后诱骗到出租屋进行抢劫。有了这个念头后,没过几天,劳荣枝便物色了一位熊姓男子,随后骗他到出租屋。而事先埋伏在屋内的法子英,在对熊姓男子实施完抢劫后,残忍将其杀害。

  抢劫杀了熊姓男子之后,这对雌雄大盗随后又去往熊姓男子家里抢劫,并且抢劫完钱财后,又把熊某的妻子和年仅三岁的儿子也一并杀死。这起案件当时就震惊了整个南昌市。随后警方通过侦查锁定了法子英和劳荣枝,并且发出通缉令抓捕二人。

  这对雌雄大盗被通缉后,快速逃离南昌,然后跑到温州,南京,广州,澳门,合肥,厦门等地。两人行事非常谨慎。每个城市都呆的时间不长,而且都是去KTV,或者一些治安排查不太严格的场所。并且这期间,法子英和劳荣枝又使用惯用的“色诱加杀人抢劫”的方式,连续作案。

  直到1999年,劳荣枝诱骗了一位殷姓老板,法子英在绑架了这位老板之后,向其家人勒索大量钱财。随后殷某妻子报警,在大量警察和武警官兵的围剿下,法子英被抓获,而劳荣枝却成功逃脱,从此隐姓埋名,毫无音讯,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。

  在法子英和劳荣枝逃离九江这三年多的时间里,两人先后杀害了7条人命,其中还有一个三岁的小孩。这种行径简直令人发指。

  由于身背七条人命,法子英被判处死刑,并且很快就被执行。而劳荣枝却在之后二十年,化名为“雪莉”,辗转各个城市,隐匿在酒吧、KTV等场所,以打零工及短工为生。犯下如此大案的女魔头,警方一直也没有放弃追捕。

  2019年,厦门警方通过现代科技天眼人像识别系统,突然发现了劳荣枝的身影,并且很快锁定了其经常活动的场所。随后便顺利将其抓获。劳荣枝万万没想到,逃亡二十年后,居然还能在毫无征兆之下,被警方抓捕,这或许正应了那句话:法网恢恢疏而不漏,欠的账,终归是要还。